11月29日,国内的上海、南京、成都等城市的马拉松掀起了一股疫情防控常态化以来的马拉松热潮。这一方面是因为这三个赛事级别高;更因为赛事精心组织及成绩好,给了跑者以及整个社会极大的信心。

  级别高

  今年的上海马拉松(以下称上马)恰逢25周年,又是获评世界田联白金标赛事第一年。虽然世界田联对白金标赛事的相关“考核”延期一年,不过上马还是在10月官宣举办,成为今年国际上正常举办的唯一白金标赛事。说到正常,因为比赛日期在11月下旬,没有延期和取消,并且和往年的举办日期差不多。笔者曾连续10年(2003-2012)完成上马全程,其中2003、2004上马在11月中旬举办;2005-2009年连续5年在11月最后一个周末举行;2010-2012年连续3年在12月第一个周末举办。

  当然,上马的改变还是有的,简单说就是做“加法”和“减法”。

  “加法”方面,上马做了许多防疫措施。例如,上马在对9000名选手采取分3枪的办法。此前上马在3万余人参赛的情况下,采取一枪出发,其实前半段有点“跑不开”。除了分枪起跑,上马在标记最快路径的“蓝线”基础上,出发区域打了“蓝点”,选手之间间距保持在1米左右。

  “减法”方面,上马只设了全马一个项目,做到了真正的“全马赛事”。此前上马虽然是国内第三个全马赛事,但仍然保留了10公里项目。另一个“减法”是人数减少,参赛人数压缩到9000人,约为前几年的四分之一。从选手来源看,上马也做了“减法”,不邀请国外选手。对国内疫情有风险的地区,上马保持动态的疫情观察。总体上,上马不限户籍,对国内选手开放。据悉,这次预报名128679人,不考虑赞助商、国内特约选手等名额,按照9000人满额开放,中签率7%,一如既往的低。

  南京马拉松(以下简称南马)今年是第六届,目前是中国田协的“金牌赛事”和世界田联的“银标赛事”。从专业角度来看,南马是今年唯一的全国马拉松锦标赛(奥运会马拉松达标赛)。也就是说,在南马达到东京奥运会马拉松标准的选手,自动入围明年的国内东京奥运会马拉松选拔赛。因此南马吸引了国内23个省、市、自治区等代表队约200名高水平选手,其中女选手约80人。今年南马只设全程项目,限额10000人,共有30166名跑者报名参赛。虽然有上海、成都马拉松的“分流”,不过完赛选手有1000个2021年北京马拉松抽签名额等利好消息,南马全程项目报名人数还是比去年增长一倍多(101.9%)。

  成都马拉松是世界马拉松大满贯赛事的候选赛事。成都近期已经及即将举办多项世界大赛,这次成都马拉松只设全程项目,限额1万名。

  实际上,昨天国内还有其它有全程项目的马拉松赛事,例如,2020建德17℃新安江马拉松从去年的半程升格为今年的全程。因此昨天国内参加全程马拉松的选手应该在3万人以上。这些选手在赛后发成绩和照片成为两大“标配”,通过微信朋友圈等途径,以及赛事的电视、网络直播,掀起了马拉松的“热潮”。

  成绩好

  昨天的三大马拉松赛事,突出的特点是成绩喜人,甚至可以用惊艳来形容。

  南马的男子前4和女子前4全部达到东京奥运会成绩标准,并且这8人都创造个人PB。此外,南马49人跑进220(2小时20分),女子24人跑进240(2小时40分)。有媒体说,南马向中国的“柏林马拉松”看齐。这一方面是南马是今年仅有的全国锦标赛及达标赛,另一方面是赛事在路线设计、选手服务等方面的精心组织。

  男子方面,前4名成绩全部进入国内男子最好成绩的前10名,不仅达到东京奥运会2:11:30的标准,且都跑进2小时10分,因此每人还获得10万元的国人竞速突破奖。23岁的江西选手彭建华从场地比赛转到马拉松赛刚1年,第6次参加全马比赛,以2:08:50的成绩首次夺得马拉松冠军。他的成绩列国内历史第3,打破南马国内选手赛会纪录,离全国纪录只差34秒。他的目标是明年破全国纪录。

  上马的成绩也不错。男选手贾俄仁加以2:12:44的成绩同样打破国内选手赛会纪录并夺冠。和南马冠军彭建华一样,他转战全马也就1年,只是他从越野赛转到马拉松赛。同样,这也是贾俄仁加迄今第一个全马冠军。李芷萱几乎没有悬念,获得国内选手上马女子“三连冠”,成绩为2:26:39,这是她第四次跑进230。

  成都马拉松,体制外选手李子成在连续参赛的情况下,以2:13:06的获得男子组冠军,同样连续参赛的关思杨以2:13:56获得亚军。丁常琴以2:34:58夺得女子冠军。

  2019年,我国分别有男子3人和女子3人成绩达到东京奥运会马拉松标准。昨天的比赛后,男子有5人(董国建、彭建华、杨绍辉、多布杰、陈天宇)、女子6人(李芷萱、李丹、何引丽、金铭铭、白丽、潘银丽)达到东京奥运会参赛标准。如果加上凭借金标赛事名次达标的选手,明年将有更多选手入围国内奥运选拔赛。对中国田协来说,面临着“幸福的烦恼”;对国内选手来说,今年冬训显得尤其重要。据悉,国家队选手今年将到云南进行冬训。

  信心足

  随着冬季的来临,接下来的12月和1月,国内马拉松赛事的重心将从长三角转到珠三角。12月确定的马拉松赛事有广州、福州马拉松;明年1月有厦马、海南(三亚)马拉松和海口马拉松。

  从精英层面来看,国内男女选手在数量层面,达到奥运标准的选手多了。从业余层面,实际上今年“破三”选手也不少 。并且,今年的赛事在几乎没有外籍精英选手参加的情况下达到的,更显示国内选手的真实水平。

  11月8日的绍兴马拉松在5709名完赛选手中,504 人“破三”,占8.8%。11月8日,有7000人参加全马项目的杭州马拉松,367人“破三”(男子359人,女子8人);同天有5000人参赛的常州中国马拉松精英赛,452人“破三”(男子435人,女子17人)。昨天同天举行的建德17℃新安江马拉松以业余选手为主,男子全马前3名在2小时29分以内;女子全马前三在2小时48分以内。

  根据《解放日报》发布的上马“终极英雄榜”,上马男子465人、女子20人“破三”。 综合考虑男子组完赛率97%,女子组完赛率96%,上马的“破三”比率约为5.6%。同时,上马有1007名选手跑进315(3小时15分),其中男选手941名、女选手66名,跑进315的比例约为11.6%。

  这实际上显示国内马拉松在大众层面的一种积累和沉淀。有时候,马拉松的“快”对选手来说,可能是一种更安全的体现。

  在体育系统层面,南马的选手集团作战,彼此激励,迸发出能量,集体创造了好成绩。在高校层面,根据笔者对上海体育学院中长跑队教练李国强的采访,李教练手下的选手昨天兵分3路参赛。在上马,李芷萱夺得上马女子冠军;在南马,女选手李美珍跑出2:38:50、“00后”男选手杨克古跑出2:13:07列第11,都创造个人最好成绩;杭州“梦想小镇”半程马拉松,张新艳以1:12:52夺得女子冠军、刘小龙以1:06:26夺得亚军。

  在社会层面,北京的元大都马拉松俱乐部累计带动100多人“破三”;上海的易居马拉松俱乐部成立2年,未来目标是形成梯队建设,培养奥运会选手和精英选手。此外,2019年12月,中国田径协会和特步共同发起的“国人竞速”战略,上述南马男子前4因为都进入210大关,各自获得了10万元的国人竞速突破奖。不同途径培养选手,不拘一格降人才,形成良性竞争,对中国田协来说,选拔选手参加世界大赛,也有了挑选的余地。

  除了选手培养,未来国内在赛事形式上也可以多下功夫。例如类似日本高校的箱根接力、10公里系列赛、10英里(约16公里)系列赛等。假以时日,我们马拉松选手水平水涨船高,在精英和业余层面,可以和日本及其它国家和地区的选手掰掰手腕过过招。

上一篇:彭建华:下一场瞄准全国纪录    下一篇:巴萨临时主席:经济角度讲 若我能做主就卖掉梅西    

Powered by 保定市手菜材料公司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