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品种年报——镍(NI)低碳新能源成主基调,镍市迎来新机遇

来源:一德期货

内容摘要

矿山与镍铁厂间的博弈。目前产业利润集中在矿山方面,市场投标价格向下打压,矿山出货意愿低,另一方面,国内镍铁厂处于亏损状态,对钢厂缺乏议价能力,减产自救对镍矿需求量下降,不接受镍矿高价。后期由于镍矿的持续紧缺,二者之间的博弈将长期存在;

国内镍铁厂在原料短缺、亏损的背景下大幅减产,印尼新增镍铁项目持续上马,国内镍铁供应缺口靠印尼回流国内货源补给将成为常态;

国内不锈钢产业高产、低利润将成为常态;

新能源汽车产业在政策刺激下有望在未来成为镍产业需求变量的主导因素;

近期镍价持续外强内弱,进口盈利窗口持续关闭,国内现货市场流通货源持续下降,内外比值契待修复。

核心观点

对于2021年的镍市运行我们持乐观预期,从镍铁-不锈钢这个链条来看,镍矿短缺持续,印尼镍铁的新增量用来弥补国内镍铁的供应缺口,这其中还会出现由于时间错配带来的操作机会(海外疫情后消费恢复造成消费增速可能快于印尼镍铁投产进度,出现在上半年概率较大);

从硫酸镍-电池用镍这个链条来看,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导致三元电池用镍需求增速较快,原料缺口由镍豆补充,导致国内精炼镍消费增速较大。所以,从产业角度我们认为镍价重心有望在目前的水平上继续抬升;

结合全球范围内的宏观层面,我们认为当前已落定的刺激宽松政策还将延续,同时未落地的刺激政策在明年上半年落地的几率大,下半年宏观层面政策尤其是国内相对紧缩的概率较大,所以我们认为镍价强势有望贯穿于整个上半年,拐点出现在下半年的概率大。

1. 2020年镍市回顾

1.1期镍走势:镍价先扬后抑,上方高度明显低于去年

2020年全年来看,镍价呈现先抑后扬走势。第一季度镍市供需两不旺,由于疫情,全球经济处于停滞,市场避险情绪浓厚,金属价格纷纷行至低位,镍价在此打压下一度运行至90000整数关口之下;而后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控制,消费逐渐恢复,供应端由于印尼禁矿国内镍矿只能依靠菲律宾方面的出口,而疫情导致菲律宾主矿区在雨季结束后并未及时向外输送镍矿,所以整个二、三季度,国内原料短缺、消费持续走好对镍价形成有力支撑,镍价持续走强,价格重心行至12万上下;进入10月份,不锈钢消费进入淡季出货放缓,价格下跌较为猛烈,钢厂利润被吞噬,国内镍铁价格也大幅回落跌至成本线之下,由于原料短缺叠加利润较差,国内镍铁企业纷纷减产,但由于印尼镍铁年内新增项目产能产量逐渐释放,回流国内量越来越多,有效的弥补了国镍铁供应缺口,国内镍铁由偏紧格局向宽松甚至过剩转变,镍价也随之回落,在这个因素影响下,即使宏观层面出现重大利好,其他有色品种纷纷创出新高后,镍价始终在12万上下震荡。

1.2 现货市场: 进口盈利窗口持续关闭,进口货源持续下降,国内市场呈现结构性紧张局面

2020年LME市场库存在经历了2019年的大幅波动后,持续在23万吨上下震荡,LME现货升贴水波动较小,处于持续贴水状态,这与LME库存数据长期处于稳定状态离不开。

2020年国内外库存未出现大幅波动,海外升贴水稳定,但是国内在进入四季度后,先是金川出现故障减产导致金川镍升水大幅走升,而后硫酸镍消费强劲导致镍豆需求增加,而现货市场镍豆量较少导致镍豆由贴水变为升水,升水幅度一度达到千元以上,但是虽然进口盈利窗口持续关闭进入国内的俄镍量很少,但是俄镍升贴水较为稳定,目前依旧处于贴水状态。 当前进口盈利窗口持续关闭,电解镍进口量持续下降,根据我们的数据追踪,国内现货市场的货源也在减少,后期不排除国内电解镍货源会出现偏紧的状况发生。

2. 国内镍市供给基本面分析

2.1 年内疫情因素叠加天气因素,菲律宾镍矿供应量差于预期,国内镍矿持续偏紧

在去年的报告中我们层详细评估过印尼禁矿后,国内镍矿的缺口,然而年内出乎意料的是,疫情的出现导致菲律宾方面镍矿的供应量差于预期,直至6月份,菲律宾方面才全面恢复对外输出镍矿,而后7-8月菲律宾方面天气情况不佳,导致本就紧缺的镍矿供应紧缺程度更加明显,

海关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10月中国镍矿进口量509.82万吨,环比减少111.08万吨,降幅17.89%;同比减少175.55万吨,降幅25.61%。其中,10月中国自菲律宾进口镍矿量459.16万吨,环比减少89.66万吨,降幅16.34%;同比增加121.44万吨,增幅35.96%;自印尼进口镍矿量10.98万吨,环比减少18.55万吨,降幅62.82%;同比减少299.65万吨,降幅96.47%;自其他国家进口镍矿量39.69万吨,环比减少2.86万吨,降幅6.72%;同比增加2.67万吨,增幅7.21%。2020年1-10月中国镍矿进口总量3235.44万吨,同比减少29.30%。其中中国自菲律宾进口镍矿量2652.71万吨,同比增加46.45万吨,增幅1.78%。自印尼进口镍矿量314.88万吨,同比减少82.43%。自其他国家进口镍矿量267.87万吨,同比增加89.51万吨,增幅50.19%。

2020年前十个月中国自菲律宾进口镍矿量2652.71万吨,同比增加46.45万吨,增幅1.78%。从菲律宾各个地区的出矿情况来看,前十个月菲律宾方面累计出口3623.80万吨,低于去年同期,也低于市场对于今年菲律宾方面出矿的预期。

目前国内港口镍矿库存在800万吨上下,其中,中高镍矿500万吨左右,在此库存基础上,我们根据2020年菲律宾对我国中高镍矿的补给状况评估出2021年我国进口中高镍矿3000万吨,由于目前镍矿价格较高,前期冰封在港口的部分库存也逐渐释放出来,这里我们不做减除,我们抛除镍铁厂厂库库存大概300万吨,也就意味着2021年国内可流通的中高镍矿大约在3200万吨。据统计,今年我国镍铁厂消耗中高镍矿在4100万吨上下,根据这两年年度中高镍矿供应情况我们可以评估出2021年国内镍铁企业充分利用镍矿资源背景下的产量。

2.2原料短缺叠加利润因素,国内镍铁企业减产明显,国内供应缺口靠印尼进口弥补

今年印尼禁矿后,国内部分小镍铁企业由于原料供应短缺,减产增加,国内镍矿消耗量较去年下降了一个层次,目前国内镍铁产量每月产量在4万金属吨附近,去年同期是5万金属吨,后期随着镍矿供应的持续偏紧,国内镍铁产量还将继续减少。根据SMM最新公布数据,2020年11全国镍生铁产量环比减少2.2%至4.27万镍吨,分品位看,高镍铁11月份产量为3.51万镍吨,环比减2.3%;低镍铁11月份产量为0.76万镍吨,环比减2.2%。11月份高镍生铁产量继续下滑,主流大厂主动减产或降负荷生产,减产预期随着原料库存的消耗逐渐增加,12月份产量下滑或更叫明显。从数据来看,今年国内镍铁产量预计共计50万金属吨,同比下降13.79%;其中高镍铁42万金属吨,同比下降16%。

印尼方面,由于年内新增项目较多,产量也有了明显提升,11月印尼镍铁(NPI&FeNi)产量约494729实物吨,折合64664金属吨,环比10月增幅约2.61%。其中,中国企业投建的工厂产量约有477323实物吨,折合61597金属吨),印尼本土企业镍铁产量约有17406实物吨(3067金属吨)。1-11月份累计产量57.25万吨,同比增幅57.75%,印尼方面2020年全年预估产量为63万金属吨,这我们年初预估数据还要高。

2020年印尼镍铁项目增量主要来自德龙二期和纬达贝项目,其中德龙二期预计投产15-16台矿热炉,截止11月底,印尼德龙2期镍铁项目15台矿热炉已全部投产,但部分矿热炉产能尚未完全释放,产量继续爬坡中;纬达贝项目年期内预计投产12台矿热炉,截止11月底工业园区友山镍铁项目第一与第二台矿热炉满产,第三台矿热炉出铁;纬达贝工业园区雅石项目第4台矿热炉在爬坡增量中,预计12月底,该项目12台矿热炉全部投产;另外年内德龙一期的第15#也在今年6月份投产;青山IMIP工业园区也投产了7台矿热炉目前总在产37台矿热炉。

据海关数据显示,2020年10月中国镍铁进口量25.95万吨,环比降幅23.88%;同比增幅53.73%,其中,10月中国自印尼进口镍铁量18.91万吨,环比降幅26.51%,同比增幅51.04%,2020年1-10月中国镍铁进口总量271.78万吨,同比增加83.97%。其中自印尼进口镍铁量215.93万吨,同比增加107.03%.

前边我们提到年内前三季度由于原料短缺,国内镍铁持续处于供应偏紧状况,从下边库存数据可以得到很好的印证,前三季度,国内镍铁库存持续下跌,一度跌至近些年来的新低,进入四季度后,镍铁库存开始反弹,可见,自四季度开始,国内镍铁供应逐渐变为宽松甚至过剩。

对于2020年国内镍铁供需情况,我们进行了如下追踪,从表中不难看出,今年二季度开始,国内镍铁供应缺口开始出现,这种状态维持至四季度。进入四季度后,国内镍铁逐渐由供应不足向供应平衡甚至过剩态势转变。

对于明年国内的镍铁供应情况,我们比较乐观,尽管国内由于原料短缺产量会在今年的基础上再降一个台阶,初步预估高镍铁产量会降至30万金属吨上下,但是印尼方面持续的新增项目投产会有效弥补国内的供应缺口。今年整体来看,印尼新增镍铁项目35台矿热炉,到明年一季度年内投产的这些项目产量持续释放,预计年内产量可达到63万金属吨,较去年同期增加25万金属吨,同比增幅65.78%。对于2021年印尼新增的项目,我们根据相关网站数据总结归纳出镍铁新增项目依旧集中在Weda bay项目以及德龙二期,预计新投项目要高于今年项目量,具体项目如下表所示,根据投产项目量计划,预计2021年印尼镍铁产量可达到90万金属吨。

2.3 电解镍:国内电解镍产量稳定,进口量持续下降

2020年整年来看,国内电解镍生产企业产量较为稳定,2020年11月全国电解镍产量1.37万吨,环比增加11.56%,同比降2.73%,11月全国总产量较10月产量增1416吨,前十一个月累计产量15.28万吨,同比去年增长7.68%;从生产企业来看,刚进入四季度时金川由于机械故障产量有所减少,其他时间各地区产量变动不大。

根据海关最新数据,2020年10月中国未锻轧非合金镍进口总量8414.029吨,环比9月进口量减少5080.261吨,降幅37.65%;同比2019年10月减少3666.648吨,降幅30.35%。其中按重量计镍、钴总量≥99.99%,钴≤0.005%的未锻轧非合金镍进口量762.214吨,环比减少923.466吨,降幅54.78%,其他未锻轧非合金镍进口量7651.815吨,环比减少4156.795吨,降幅35.2%。2020年1-10月中国未锻轧非合金镍进口总量105961.709吨,同比减少-69956.019吨,降幅39.77%。

2020年10月未锻轧非合金镍出口量901.085吨,环比9月增加572.127吨,增幅173%,同比2019年10月减少19495.29,降幅95.58%,其中全部为其他未锻轧非合金镍,出口量901.085吨,环比增加604.928吨,降幅204%。

今年国内未锻轧非合金镍进口量明显下降,主要由于国内精炼镍除镍豆外消费持续弱势,且进口窗口处于关闭状态,贸易商进口意愿不强,最终导致进口量明显下降。10月精炼镍下游中新能源企业消费尚可,由于三元前驱体企业自溶硫酸镍经济性尚可,且外采硫酸镍现货偏紧,导致新能源企业有较为集中的备货镍豆,部分企业镍豆原料已备货至年底;特钢、合金、铸造类终端消费较为稳定;不锈钢对精炼镍用量依旧处于较低状态。

3.国内镍市需求基本面分析

3.1硫酸镍:全球范围内新能源汽车产业政策鲜明,电池用镍支撑硫酸镍消费

2020年上半年中国市场受疫情影响,汽车产业遭遇了重创,产销量纷纷出现大幅下滑,其中2月同比降幅最大,国家出台相关刺激政策,汽车产业企稳回升,前十个月,新能源汽车产销91.4万辆和90.1万辆,同比分别下降9.2%和7.1%,目前较去年仍是负增长。从车企排产计划来看,预计11、12月产销量会持续环比上涨,一是为完成全年指标开始抢装行为,二是终端消费市场需求持续升高,新能源汽车影响力也逐步扩大。预计全年产量可超120万辆,同比去年增长5%。

今年上半年动力电池装机下跌较为明显,主要受新能源汽车产量下降影响,下半年随着新能源汽车产量的增加,电池装机量也逐步回升,据统计,2020年1-10月,我国动力电池装车量累计40GWh,同比累计下降13.3%。其中三元电池装车量累计27GWh,占总装车量67.4%,同比累计下降15.5%;磷酸铁锂电池装车量累计12.8GWh,占总装车量31.9%,同比累计下降1.9%,已逐渐追平去年同期水平。从全年来看,2020年新能源市场对锂电池需求量可达75GWh,同比增加12%,其中三元电池占比64%,铁锂占比35%,铁锂电池占比较2019年小幅提高。全球范围内,2020年前三季度新能源汽车销售约175.1万辆,同比增长11.9%;动力电池装机量约77.78GWh,同比下降1.7%,预计2020年全年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仍有望突破125GWh。

在动力电池装机量明细数据中我们看到,三元电池占比较大,前十个月装车量中三元电池占比67.5%。随着三元电池装机量的增加,三元正极材料需求上涨。2020年10月中国三元正极材料产量为2.28万吨,环比增加10.68%,由于下游龙头电池企业开工率较高,需求稳步提升使10月三元材料产量继续增加,2020年11月中国三元正极材料预估产量2.43万吨,环比增加6.58%。后期随着企业年前集中抢装等原因,需求进一步稳步提升,预计三元材料产量或继续保持增长。

2020年10月中国前驱体产量为3.72万吨,环比增加19.23%, 1-10月三元前驱体产量在24.6万吨,预计年度总量为31万吨,同比增长19.23% 。11月中国三元前驱体预估产量3.95万吨,环比增加6.18%。

下半年三元前驱体产量高速发展,原料硫酸镍供应逐步趋紧,9月份电池级硫酸镍市场一度出现紧缺现象,电池级硫酸镍价格也涨至年内的高位。最新数据显示,11月份国内硫酸镍产量1.61万吨金属量,实物量为7.33万实物吨,环比减5.23%,同比增48.63%。其中,电池级硫酸镍产量为6.50万实物吨,电镀级硫酸镍产量为0.84万实物吨。其中新能源电池对电池级硫酸镍需求环比增加12%,近几月新能源电池对硫酸镍需求环比均增,硫酸镍市场需求较好,镍盐厂生产较稳定。

根据已知数据和对12月份产量的预估,我们预计2020年硫酸镍总产量达到14.2万金属吨。对于明年硫酸镍的消费,我们认为在国内外政策均大力刺激新能源汽车消费的背景下,新能源汽车产业电池用镍前景乐观。从长期看,电池用镍在未来将成为影响镍价的重中之重。

3.2 不锈钢:疫情之后,奋起直追,不锈钢市场表现超预期

不锈钢自上市后,市场一直处于低迷状态。今年不锈钢前期走势较往年有明显的差异,往年在“金三银四”的销售旺季是,不锈钢价格会在整个三月份呈现出连续上涨行情,而今年疫情打破了节奏,但是一季度后的四月到五月在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后,不锈钢市场终于开启上行态势,反弹力度较大,一度涨至15000元以上,而后震荡下行,目前运行至13000元上下进入震荡整理走势。整体看,今年不锈钢市场表现是超出市场预期的。

年内在疫情达到控制后,国内消费持续向好,钢厂排产持续高位。钢联最新数据显示,11月份国内32家不锈钢厂粗钢产量278.04万吨,环比10月份略减0.62%,同比增12.39%;其中200系产量92.92万吨,环比增5.24%,同比增15.43%;300系126.42万吨,环比减6.41%,同比增7.51%;400系58.70万吨,环比增4.08%,同比增19.09%。根据对12月钢厂的排产情况统计,今年32家不锈钢厂粗钢产量12个月不锈钢产量总计2942.82万吨,同比增幅8.47%,其中200系产量945.51万吨,同比增加5.92%;300系1457.47万吨,同比增幅10.23%;400系539.84万吨,同比增幅8.39%。

年内总产量预计有望达到3130万吨,同比增幅6.46%,其中300系产量1500万吨,占比48%,2021年新增产能较多(新增产能能否落地我们暂不考虑),随着新增产能的释放,2021年不锈钢市场形势将更加严峻, 根据新增产能以及产能利用率,我们预估2021年我国不锈钢产量有望达到3300万吨以上,同比增幅在百分之六上下。

国不锈钢产能仍处于扩张状态,根据SMM数据, 2020年新增产能项目为临沂钢铁投资集团一期项目,年产能70万吨300系不锈钢,同时有222万吨产能退出用于新增产能的置换。2021年,新增产能预计总计约335万吨,其中出明拓集团计划生产400系外,主要增加系别均为300系不锈钢产能。 2022年之后,不锈钢产能将计划再新增约1864万吨,总产能达5767万吨。除内蒙古奈曼经安已经公布建设时间外,其他大部分均处于筹划阶段或是在计划中,并未明确建设间。

从库存情况来看,年初累积的大量库存在二季度得到了很快速的消耗,而后无锡、佛山两地社会库存在50-60万吨之间震荡,进入四季度后,由于消费进入淡季,同时不锈钢企业持续高排产,市场一直存在累库预期,而我们看到的事实是,下游拿货积极性以及价格变动、企业生产动态均呈现出了淡季表现,但库存并没有累积。

2020年10月,国内不锈钢进口量约20.71万吨,环比增加16.9%;同比增加136.34%;出口约28.45万吨,环比增加7.96%;同比减少9.61%。2020年1-10月,国内不锈钢进口累计量约134.5万吨,同比增加38.28%;出口累计量约268.9万吨,同比减少11%。10月不锈钢出口量环比增加,主要是因为国内冷热轧价差将有所修复,热轧出口量环比大增。

2020年,方坯不再反倾销后,国内从印尼进口的方坯量大幅增加,据了解,此后青山印尼304/2E每月回国量预计约6-8万吨。从不锈钢的出口数据来看,随着全球经济的逐渐恢复,国外对不锈钢的消费在逐渐好转,在更多国家出台反倾销措施之前,预计不锈钢出口或逐渐恢复;从不锈钢的进口明细数据来看,进口量增幅主要来自印尼钢坯的回流影响,印尼出产钢坯在海外销售并不好,而国内消费远远好于海外市场,回流国内是最好的选择,预计受此影响,未来不锈钢进口将长期保持增长,且增长空间较大。

全年来看,国内不锈钢表观消费量2580万吨,同比去年增幅7.26%;2021年预计国内不锈钢表观消费量有望达到2740万吨,同比增幅6%。

4.供需平衡分析与库存分析

4.1 国内镍市供需平衡分析

国内供应端来看,精炼镍产量较为稳定,但由于进口盈利窗口持续关闭,进口量有明显下降;供应端的变量主要是镍铁供应格局的变动,因为原料短缺,国内镍铁供应由去年的国内产量58.62万金属吨,进口量30.85万金属吨变为今年的国内产量50万吨,进口量51.57万金属吨;镍盐方面由于下游电池以及电镀的低迷,硫酸镍产量同比一直为负数,下半年开始奋起直追,总体增量明显。需求端,国内不锈钢厂二季度开始一直高排产,产量赶超2019年,所以对镍需求比较明显;电池、电镀行业也是在下半年开始反弹,尤其是电池行业在政策支撑下表现亮眼。我们根据供应、需求端的相关数据整理出了如下表所示的供需平衡预估数据。

4.2 全球范围内供需平衡

从供给上看,镍元素的供应端变动主要在中国和印尼,中国因为印尼禁矿导致镍铁企业缺乏原料产量减少,印尼方面因为国内很多企业去印尼建厂生产镍铁导致印尼镍铁产量超过中国成为主要镍铁供应国,而印尼新增镍铁项目除了满足当地不锈钢企业生产不锈钢所需其余大部分镍铁回流国内,贸易量激增。所以,在全国范围内我们关注比较多的就是中国以及印尼方面镍铁生产量的变动。依据2021年国内镍矿短缺情况以及印尼新增项目计划,我们对于今国内以及印尼今年和明年的镍铁产量进行了预估,具体数据如下图所示。从两国镍铁产量变动情况来看,预计2021年两国镍铁供应总量较2020年增幅13.27%。

从需求来看,目前主流消费还是集中在不锈钢方面,根据已有数据我们评估2020年国内不锈钢产量300系增速在6%上下,2021年预计增幅达到8%,其中300系产量有望录得10%以上的增幅;全球范围来看,2020年由于疫情,除中国以外的国家和地区不锈钢产量下降明显,预计全球不锈钢产量5047万吨,同比降幅3.35%,根据评估,2020年中国不锈钢产量在全球占比有望达到60%。2021年随着疫苗的逐渐问世,全球范围内疫情的有效控制,全球消费逐渐恢复,不锈钢产量有望录得3%的增速,根据2020年全球产量预估2021年不锈钢产量有望达到5200,与2019年基本持平。

世界金属统计局 (WBMS )公布的最新报告显示:2020年1-9月全球镍市供应过剩5万吨。2019年全年,全球镍市场供应短缺2.76万吨。2020年1-9月,全球精炼镍产量总计为169.17万吨,需求量为164.15万吨。2020年1-9月,全球矿山镍产量为167.05万吨,较2019年同期水平低21 .6万吨。中国冶炼/精炼厂产量较2019年同期下滑12.5万吨,表观需求量为88.97万吨,同比下滑7.1万吨。1-9月全球需求量较去年同期减少16.9万吨。2020年9月,全球冶炼/精炼商的镍产量为20.56万吨,需求量为20.61万吨。

根据以上供应以及需求端的描述,我们对2021年全球范围内镍供需情况作了预估,如下表所示,从预估数据可以看出,2021年镍处于供大于需的概率较大,但是由于需求强劲增幅较大导致2021年供应过剩情况会缓于2020年。

4.3库存分析

从全年情况来看,镍的显性库存变动不大,分地区来看,LME市场,在年初库存步入22万吨级以上后,基本维持在23万吨上下;国内市场显性库存维持在6万吨上下,近期由于进口盈利窗口持续关闭,进入国内的货源越来越少,但硫酸镍的产量逐渐增加,对于镍豆等需求越来越多,现货市场流通的货源越来越少。所以后期镍市的内外比值是亟待修复的。

5.成本分析

2020年1月1日印尼开始禁矿,由于疫情以及天气状况,菲律宾方面镍矿供应也处于市场预期,到时国内镍铁企业原料持续处于紧缺状态,镍矿价格因此得到支撑,以1.5%的中品味矿为例,从年初的37.5美金涨至目前的75美金,涨幅高达100%,按照年内的低位36.5美金计算,涨幅高达105.48%;年内产业链利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主要表现:由于矿资源的匮乏,产业链利润集中在矿端;冶炼端镍铁企业由去年的高利润水平逐渐到利润消失,到低成本地区价格也覆盖不了成本的局面;不锈钢生产企业也由前期的利润平衡点上下(一体化钢厂存在利润,非一体化低亏损状态)到目前的亏损加重状态。

5.1 镍铁企业利润分析

根据我们的数据追踪,国内镍铁企业今年以来利润水平大大降低,主要原因是由于原料价格的上涨,从铁厂利润走势图来看,今年前10个月镍铁厂维持在低利润水平,进入11月份后,镍铁价格回落造成镍铁厂亏损加大,国内低成本地区也处于了亏损状态,主要原因是钢厂消费放缓,通过压低原料招标价格来使自己有喘息机会,铁厂由于印尼镍铁的大量回流议价能力大大降低,最终在利润因素以及原料因素影响下大量减产。

5.2 钢厂企业利润

不锈钢产业由于属于产能过剩产业,产业利润持久性的表现为低利润,长久以前,原料价格的涨跌通过成本面对不锈钢形成的支撑与拖累并存。今年进十月份后国内主要钢厂通过压低不锈钢价格来打压镍铁采购价,进而希望把涨幅较大的镍矿价格打压下去,然而运行至目前,不锈钢价格下去了,镍铁价格下去了,镍矿价格依旧坚挺。年内国内不锈钢企业持续处于亏损状态,但由于主流钢厂多为一体化企业,所以部分还有利润,对于钢厂而言,年内这种高产量、低利润将成为一种常态生存状态。

近期,有消息称钢厂报出的镍矿低采购价目前尚未成交,所以整体来看,产业链利润依旧在矿端,国内镍铁以及不锈钢企业的利润已经被挤压到极致,要打破当前的格局,只能是矿端让利给冶炼端,产业链利润重新分配。

6.总结以及2021年行情推演

从以上众多产业链条上的数据不难看出,今年以来,国内镍产业链的特征主要有以下几点:一、矿山与镍铁厂间的博弈。目前产业利润集中在矿山方面,市场投标价格向下打压,矿山出货意愿低,另一方面,国内镍铁厂处于亏损状态,对钢厂缺乏议价能力,减产自救对镍矿需求量下降,不接受镍矿高价。后期由于镍矿的持续紧缺,二者之间的博弈将长期存在;二、国内镍铁厂在原料短缺、亏损的背景下大幅减产,印尼新增镍铁项目持续上马,国内镍铁供应缺口靠印尼回流国内货源补给将成为常态;三、国内不锈钢产业高产、低利润将成为常态;四、新能源汽车产业在政策刺激下有望在未来成为镍产业需求变量的主导因素;五、近期镍价持续外强内弱,进口盈利窗口持续关闭,国内现货市场流通货源持续下降,内外比值契待修复。

对于2021年的镍市运行我们持乐观预期,从镍铁-不锈钢这个链条来看,镍矿短缺持续,印尼镍铁的新增量用来弥补国内镍铁的供应缺口,这其中还会出现由于时间错配带来的操作机会(海外疫情后消费恢复造成消费增速可能快于印尼镍铁投产进度,出现在上半年概率较大);从硫酸镍-电池用镍这个链条来看,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导致三元电池用镍需求增速较快,原料缺口由镍豆补充,导致国内精炼镍消费增速较大。所以,从产业角度我们认为镍价重心有望在目前的水平上继续抬升;结合全球范围内的宏观层面,我们认为当前已落定的刺激宽松政策还将延续,同时未落地的刺激政策在明年上半年落地的几率大,下半年宏观层面政策尤其是国内相对紧缩的概率较大,所以我们认为镍价强势有望贯穿于整个上半年,拐点出现在下半年的概率大。

上一篇:油价年内第五涨,加满一箱油多花6元    下一篇:天津福彩这半年    

Powered by 保定市手菜材料公司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